关于“五道杠”,是否该卸下有色眼镜 社会 少

关于“五道杠”,是否该卸下有色眼镜 社会 少

时间:2020-03-18 14:2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关于“五道杠”,是否该卸下有色眼镜

  网眼聚焦

  新闻链接>>>

  5年前,曾引发网络关注的“五道杠少年”黄艺博,今年正值高考。

  近日,有消息称,黄艺博已通过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自主招生,只要黄艺博高考成绩超过湖北一本分数线38分,将成为2016级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新生。同时,黄艺博的名字还出现在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的2016年自主招生入围名单中,其选择的专业也是思想政治教育,录取优惠分值为模拟投档线下30分。

  黄艺博报考马克思主义学院,再次引发舆论关注。破格的质疑、从政的揣测,网友对“五道杠”争议不断。 (宗 禾)

  观点PK

  甲方:

  “五道杠”下难逃公众关注

  两岁看新闻联播,7岁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的“传奇”经历,少年老成、官样十足的“少年官”形象,“五道杠少年”曾在社会上引发“当官从娃娃抓起”的热烈议论。五年过去了,这个官气十足的少年,每一个人生节点,不可避免地引来多方关注。“五道杠”也标签化了黄艺博,为他带来挥之不去的是与非。

  此次,黄艺博通过武汉大学自主招生,如果是一个普通大学生,自然无人非议。不过,“五道杠少年”考入国内一流学府的马克思主义学院,既顺理成章,又颇多疑问。顺理成章在于该院2016年思想政治教育专业自主招生简章,报名条件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有一定认识,高中阶段在哲学思辨、逻辑推理、思想政治、组织协调、社会服务等方面表现出浓厚兴趣和有突出表现,这些我们仿佛能在黄艺博身上找到很多影子。

  然而,令人生疑的是,“五道杠”是否也为黄艺博升学铺平道路。毕竟有先例可循,他初中升高中时,就曾被破格录取。三年前中考时,按成绩黄艺博并未考上当地省级示范学校,后经其所在初中力荐,才得到破格录取。录取原因是“这个孩子组织管理能力很强,身上处处体现正能量。”这一点或许毋庸置疑,但是,组织管理能力强就可以成破格录取的理由吗?学校力荐也能成破格路径吗?

  相对闭合的录取标准往往滋生教育腐败。有关特长加分、破格录取中存在的某些不规范甚至权力、关系运作现象,向来广受诟病。“五道杠”为黄艺博带来争议,也增添了一些隐性福利和肯定。高中破格录取的标准是组织管理能力,这原本是个极具弹性的指标,以此理由破格录取的依据并不明确。不难想象,“五道杠少年”身上存在人为“雕琢”的痕迹,“五道杠”的光环不免有暗箱操作的嫌疑。

  目前,中考、高考都属于选拔性考试,客观、公正、公平是考试制度的核心所在。破格录取,需要更加客观、公正、公平。让每一位“破格”录取的考生,做到名副其实,让社会公众“心服口服”。范子军

  乙方:

  少些标签化“惯性联想”

  从破格被高中录取,到通过武汉大学自主招生考试,黄艺博这样的“不走寻常路”,给一些人胡乱猜忌的空间,让人总觉得他得到了权力、关系等社会资本的庇护。事实上,在社会信任缺失的当下,一看到别人取得突出的成绩,就质疑他有没有暗箱操作、有没有不可告人内幕的“丑闻思维”,在本质上是社会信任缺失的产物。

  在日常生活中,“标签论”大行其道。“标签论”在本质上是一种固化思维,对人的过去揪着不放,以一种静止的眼光看待人。这样一个优秀的高中毕业生,却难以得到宽容和理解。说到底,“五道杠少年”的标签,承载了人们错综复杂的社会心态和成人世界的负面情绪。

  具体来说,人们对“五道杠”的集体唏嘘,更多的是对“五道杠”所隐匿的身份标签或者说权力元素的偏见。从某个程度上讲,黄艺博的“五道杠”以及后来的形象赋予,是权力背景下的标准画像。于此而言,与其说是人们对“五道杠”的唏嘘,不如说是折射出对现实的不满,或者是对权力形象的不满,而黄艺博成为那个无辜的虚设靶子。“五道杠”成了附加于此事件的一个沉重的舆论枷锁。

  在身份社会逐渐向专业社会过渡的今天,一个人的社会评价,应该越来越少地取决于他的身份标签,越来越多地依靠他后天的角色扮演。走出“标签论”的裹挟,摘掉“有色眼镜”,将黄艺博看成是一个普通的青年人,对于他的成长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有些时候,关注度既能带来名利与好处,也会带来压力和负担,束缚年轻人的人生突破。

  不同的孩子具有不同的特质,成长模式也不能千篇一律。这个看上去有些“官味”的孩子,成长成才的道路还很长,依然有重塑和更新形象的机会。在一个多元的时代里,多一些“异质思维”,才是我们面对“五道杠少年”应有的理性态度。对“五道杠少年”的过度关注与消费,或许会给黄艺博的健康成长带来负面影响。

  黄艺博终究是无辜的,他没有义务承受附着于“五道杠”上的集体意识。作为个体,他应有选择自我发展路径的权利,而祛除公众的标签意识,则需要社会结构的重塑,尤其是权力形象的再造。

  南方网 杨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