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议“五道杠”,评价标准不再单一

众议“五道杠”,评价标准不再单一

时间:2020-03-18 14:2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最近,有关“五道杠”少年通过了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自主招生,高考成绩达到要求即可成为思政专业新生的消息为媒体所刊播。围绕这个消息,“五道杠”又成众议焦点。

  6月19日,上述消息传布后,“五道杠”少年“黄艺博中考未达线被破格录取”的旧闻也被重新翻出。而这个旧闻之所以也成热点,自然源于黄艺博在少年时臂戴五道杠标牌照片在网络上的爆红。虽然后来有媒体澄清说,“五道杠是武汉市的特色产物,曾经还被全国少工委叫停”,武汉市于1989年成立少先队区总队部和市总队部,区总队部队委佩戴“四道杠”,市总队部总队委佩戴“五道杠”。而黄艺博时任少先队武汉市总队部副总队长,由此佩戴了“五道杠”臂章。

  除了武汉市“特色”的“五道杠”引人注目之外,描述黄艺博“两岁就看新闻联播,七八岁就开始坚持天天阅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的说法格外惹火,也是网议中心所在。据报道,当时轰动全国的“五道杠”事件,让黄艺博家人陷入了茫然失措的氛围。黄艺博和他爸爸说:“我好伤心,网上的人怎么能那么说。我真的不是个坏孩子。”

  “不是个坏孩子”,黄艺博的这个自我认知和定位并不错。并且,即使他真的是“两岁就看新闻联播,七八岁就开始坚持天天阅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其实也不出格。一个人,自两岁就对新闻联播感兴趣,七八岁就开始坚持天天阅读《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从不玩游戏,关心历史和政治,担忧民族命运和人类战争,理想是为了让大家过上更好的生活”,只是早熟的特征之一。只不过,在网络时代,早熟的孩子以最“经典”的方式来满足自己对周遭世界的好奇,又显得有点“落伍”而已。

  如果不是拜托网络,早熟的人,可能都会成为黄艺博。在网络时代,信息渠道的拓宽,同时也意味着信源的多样化。信源多样化,又成为判断标准多样化的基础。而判断标准多样化,则意味着判断一个人,就不再只有“好”与“坏”这两个极端的标准。这也正是黄艺博自认为“不是个坏孩子”,但又不理解为什么遭到那么多“喷击”的原因。

  前两年的“五道杠”事件,实际上是人们把一个以“经典”方式成长起来的早熟少年的符号化。从这个意义上讲,“五道杠”不过是恰好更加契合了符号化的直观要求而已。至于是黄艺博还是“红艺博”并不重要。借助这个符号,在“经典”成长方式中成长起来的过来人,可以评价这个成长方式,可以评价这个方式确立的一系列标准,也可以由此思考自己的人格、性格乃至“三观”、品质;同样,这个符号,也给那些在多信源的网络时代成长的人以参照物,由此理解相当多的人成长环境的真实性。

  评价标准的多样,也只是表明对一个人、对一件事的社会评价标准不再单一而已。多样之中,主流仍在;标准不再单一,更大的意义是没有一个标准可以迫使人以一个单一的模式成长。事实也是如此。黄艺博通过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自主招生的事实,就说明黄艺博仍在“走自己的路”,并未被多样化的社会评价标准所动。

  当然,分数的评价标准不能变通。昨晚,湖北招考办公布了“湖北省2016年普通高校招生各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其中一本理工512分、文史520分。按照武汉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简章,黄艺博只有超过558分才会被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录取。

(责任编辑:李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