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网红”老师不易当,看智慧校园如何落地

“直播网红”老师不易当,看智慧校园如何落地

时间:2020-03-18 14:2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疫情突如其来,习惯了传统线下授课的老师们“被迫”转到线上,令“为了上网课老师有多拼”冲上热搜。

有老师自制“花式”直播设备

绳子勒着痛得受不了,有老师把儿子的袜子放头上垫着

老师为了把网课上好,当“网红主播”并不容易,这次网上授课让老师成长了不少。

上课堪比“喊麦”现场

疫情下的网课让老师和学生都有些手忙脚乱。从面授班全面转成线上课,意味着原本面授的老师需要短时间内学会调适设备并能熟练使用在线授课平台与孩子们互动。 “第一次当‘主播’感觉就很新奇,但真的很累,”广州白云六中珠江学校物理老师颜老师感慨在线授课比面授课复杂多了, “上在线课就像在线直播喊麦,情不自禁地想要提高嗓门感染学生。”

网易有道智云线上教学系统界面

上网课一周,在线上课堂见到孩子们的颜老师讲‘嗨’了。他用沙哑的嗓音解释道:“得准备好要讲什么,用哪个屏幕,怎么共享,然后用什么去体现知识点,怎么样画图,都得想好,不像以前一块黑板、一只粉笔就够了。”

颜老师担心自己的设备拖后腿。为了防止“喷麦”,他专门买了麦架固定麦克风。为了提高自己的“网感”,真正做到寓教于乐,颜老师下足了功夫,他把此前面授课时的互动思路全部推倒、重新设计。他还特意下载直播软件认真学习、借鉴“网红”经验,颜老师感慨这是“直男”的他以往不敢想象的画面。

白云六中的老师在上剪纸课

据了解,为了全校近600名学生在家也能上课学习,白云六中珠江学校任职老师68位,全部上线开启了直播授课。

一线城市的中学老师尚且如此,对于位于粤西北乡村的冷坑中学120多位老师来说,使用线上教学系统更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遭”。

为了让全校近2千名学生能在线上课,虽然2月初的一周,学校已组织全体老师参与学习这个系统,直到2月10日高中正式线上开课,负责该校信息化教学的李老师多个凌晨都在录制视频教程让其他老师更好地学习使用平台。

“开课的第一天就遇到网络堵塞。很多老师也是边上课边摸索,摸着石头过河。” 李老师说。老师们秒变“学生”,反复练习模拟在线上课情境,除此还向有经验的主讲老师学习上课策略、直播软件的使用技巧、屏幕画笔等辅助软件……

白云六中的学生在上剪纸课

反倒是学生,对于线上授课的接受程度和适应更快。“上了一周课,我认为线上学习其实挺容易的。”广州白云六中珠江学校八年二班张羽彤说:在线课软件的使用方式通俗易懂,画面简洁,在直播课程过后还可进行线上练习,对于巩固知识是一个好的帮助。在直播时,有答题卡、线上连麦这样的选择,可以跟老师互动,学生也能迅速提出问题,老师们也可以快速地解答。

为了让老师当好“网红主播”,更好地推进智慧校园建设,这次,他们放出“大招”了。

“被迫成长”的企业应对挑战:

要具备快速让产品落地的能力

疫情以来,多地教育部门呼吁,要利用网络平台实现“停课不停教、不停学”。2.7亿学生“宅”家上课,促使线上学习成为“刚需”。网易有道是其中最早采取行动的教育企业。

1月24日,有道精品课率先给武汉地区的学生赠送了免费的寒假线上课程,后来拓展到全国。

1月26日,网易有道旗下AI开放平台——有道智云向全国中小学及培训机构提供免费的远程教学系统,其中包括:视频录播课课程设计、全流程学习数据的记录分析、智能作业批改系统、学情大数据分析报告,基本覆盖教育机构的日常教学需求。

2018年,教育部发布《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计划到2022年基本实现“三全两高一大”的发展目标。不过,各地中小学校向智慧化校园建设迈进的过程中仍存在推进慢、落地难等难题。“我比较保守,一开始我还犹豫各个孩子捧一个平板好不好,对孩子的眼睛会不会有影响,所以一直没有迈开这一步。”白云六中珠江学校校长林东艳说。

据反馈,目前部分老师家中直播硬件设施并不完善,或无电脑,或缺麦克风摄像头等一些标准的在线直播硬件,更大的挑战是培训后仍有老师对直播软件的不熟悉,较难上手,需要做多轮培训,这也成了目前在线教学普遍面临的问题。

以冷坑中学为例,李老师反映,习惯了传统教学的老师需要时间去适应新教学方式,部分上了年纪或计算机操作能力较弱的老师对电脑对直播软件的不熟悉,生怕直播时语言表达不好、冒出广告或者弹出其他聊天框等等。因此,该校仍有近四分之一的老师未选择开通直播教学。

这也倒逼了平台加速产品迭代。有道智云推出第二套方案,老师只需一个手机就能先保证直播上课。

推动未来教育信息化 还要看“硬核”指标

据了解,由于在线教育大火,短期内涌入太多机构和用户,工具系统稳定性急剧下降,出现了卡顿等种种影响体验的现象。

“总体来看,此次疫情其实是产品技术在关键节点的一个试金石,用互联网技术在支持教育这个场景中还有很多提升空间。”网易有道副总裁、有道智云负责人金磊表示,直播系统的技术难点主要是大规模且要低延时,现在疫情期间,直播需求量较大,在线人数远超过去的峰值,同时还要维护低延时,满足教学互动的需要,这需要有较强的技术积累和运行经验。

“有道的系统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这些可能的情况,并成为首个超万人在线且低延时强互动的在线教学直播系统。”截至2月21日,有道智云已经接到全国超过2800所学校和机构的合作需求,覆盖学生数200余万,其中以北京、新疆、广东、上海、湖南、云南、江苏、浙江等地占比较大。

冷坑中学的学生上网课

目前,肇庆市怀集县冷坑中学、美中教育集团、广州白云六中、广州四中、松原市江宁区教育局、营口市教育局等将近40所学校也已开通服务,陆续在“开学”上课。

冷坑中学的老师正在上网课

此外,网易有道旗下的中国大学MOOC也免费为全国高校提供慕课教学服务,有数据显示,中国大学MOOC日活跃用户(DAU)从1月27日到2月10日上涨超5倍。在2月16日,单日DAU峰值达到了2019年单日峰值的6倍。

近年来在线教育获得越来越多用户的青睐。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预测显示,2020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3.05亿人,较2019年的2.59亿人增长4600万。在80与90后父母的教育意识升级、繁忙的职场,以及国民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下,也大大促进了在线教育的发展。

冷坑中学的开学第一课《疫情知识专题讲解》

需求短期爆发后,很多机构能轻松获得用户,在线教育行业能否迎来发展新的发展春天?在白云六中珠江学校校长林东艳看来,疫情给了学校和老师一个契机,开始真正尝试使用线上系统,对于未来教育信息化的推动会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冷坑中学的李老师也认为,通过这次经历,老师可灵活选择在假期、课后、课余时间使用线上系统更好的与学生互动交流、答疑解惑,而学生可以在分门别类的系统课程内容中有针对性的学到自己想学的学习资源。

“但学校的智慧课堂不能搞成“花架子”,林东艳建议,要切实落实,除了硬件条件,更加需要的是环境层面上,比如科研、教研团队的配备,以及人员上先进的理念和意识的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