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民工潮:东西南北中 发财到广东 历史

改革开放民工潮:东西南北中 发财到广东 历史

时间:2020-03-23 15:0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凤凰卫视2009年6月21日《南粤纪事》节目播出 改革开放民工潮起落 以下为文字实录:

杨舒(主持人):外来妹这部电视剧小时候我也看过,十分多年过去了,熟悉的旋律还是让人,有一种莫名的怀念和感动,最早我对农民工的概念,大概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现在还记得,那个年代看到城市工地里,穿着很脏的衣服,干着很重的活儿的农民工,相信很多人心里边,还是有一点点的瞧不起。

但是后来身边的农民工越来越多了,他们用汗水建起的高楼大厦,也越来越多了,所以今天我们对农民工的看法,也在慢慢改变,我知道城市的变化和经济的发展,农民工其实功不可没,这些在我们身边,生活和劳作了20多年的人们,也需要我们去接近和了解。

解说:1980年代,家庭承包经营责任制,在中国农村普遍推行,农民获得土地经营自主权,农村剩余劳动力逐年增加,对于收入增长缓慢的农民来说,外出务工能够得到更多的收入,于是一部分农民自发地进入城市,寻求收入更高的工作机会。

蒲军伍(农民工):老家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工作可以干,像20岁左右的那些小伙子都在放牛,根本就没有机会出来挣钱。

蔡禾(中山大学社会学教授):计划经济咱们是城乡的二元体制,你农民出生完了,你就只能在农村工作,不仅仅在就业,金融系统是单独的农村信用社,供销有专门的农村供销社,它是完全独立的一个体制,来维系这个体系里面的,经济社会的运作,城里是另一套体制,城里是由政府来保障的,用票证的方法来维持城里人的生活。但是当承包制实行以后,农民就释放出来了,因为我家里几亩田,可能有两个人就够了,多出两个人来了。那么在这个时候,我就要寻求新的机会。首先农民穷嘛,我要寻求新的机会来发展,那就是我进城了。

民工潮被称盲流潮 广东向国务院告急

解说:当时有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的说法,广东最早引进外资,也最早允许外省农民流入,外资企业,私营企业风生水起,劳动密集型企业快速扩张,需要大量外来劳动力从事生产。

蒲军伍:我记得刚来那几年,厂里面找人根本找不到,本地人肯定不会去做的,他就到火车站去抢人,去拉人,你到我厂里来干,就这样的,用车子去接,一下火车就去接,接工人,接农民工,那时候找人很困难嘛。

解说:计划经济时期政府只鼓励,由单位决策的人口流动,也就是调动,出于个人意愿进行的人口迁徙,被认为是无组织无计划的盲目流动。1980年,中央要求压缩清退,来自农村的计划外用工,严格控制农村劳动力流入城镇。

蔡禾:它的经济增长缓慢,新增的就业机会就少,这点就业机会主要是想满足什么呢?消化城市就业人口和城市知青返乡人口这一块,真正能提供出来的,剩余出来的机会不多,在这种条件下,肯定是一个城市保护,优先安排本地人口,使本地人口失业率下降,这样的话就采取了人为的隔离。

解说:1980年代中后期,沿海地区的乡镇企业迅猛发展,深圳珠海特区建设启动,国家鼓励向特区输送劳动力。在自理口粮的基础上,允许农民进城工作,城乡隔绝体制终于有所松动,乡民们一家看着一家,走出家门,走进城市。

杨舒:到1989年,全国外出农民工,已经达到3000多万人,春节刚过,从河南、四川、湖北等人口大省,出发的数百万被称为盲流的农民工,就把铁路,车站挤得水泄不通,铁路客运也出现,前所未有的拥挤状况。有人称之为盲流事件,也有人说,这是当代中国历史上,第一波民工潮,是又一次农村包围城市。美国的《时代周刊》也惊呼,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人口流动,日益汹涌的民工潮,带来了交通运输、社会治安,计划生育等各个方面的负面效应,也成为牵动中国高层的,独特经济现象。

解说:突如其来的民工潮,让各级政府难以招架,广东向国务院告急,国务院发出紧急通知,要求严格控制民工,盲目外出和大量集中外出,1991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专门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劝阻民工盲目去广东。但是经济改革的大潮却难以阻挡,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珠三角迎来了突飞猛进的时代,成为世界上最繁忙的建筑工地,每天有数以万计的外省劳工,涌向广东,车站、码头、路边、人山人海。

蒲军伍:那好多人啊,我是从武昌转车过来,从成都走武昌转车过来,一到武昌上车,转车的时候,座位都没有,连站的位置都没有,衣服都打湿几次,换了几次都不行,人太多了,站都站不下,路都走不动,你说那有多少人来这打工。

解说:刚刚挤进城市的农民工,给珠三角的城市管理带来不少麻烦,也受到了城里人不友好的对待。

李立婷(农民工):我们刚来深圳的话,那时候刚从学校毕业,穿的比较老土,在街上别人有一种另类的眼光,看着我们。

蒲军伍:假如是本地的或者城里这些人,他根本就看不起,因为说内心话,那几年农民工的穿着都不一样,感觉出去就是我就是农民工,好像有点抬不起头那种感觉。

农民工进城之初 包吃包住成金字招牌

解说:进厂,曾是那个年代,非常时髦的字眼,而对于刚刚走出农村的打工者而言, 包吃包住 这样的字眼,更具有吸引力。但实际上,老板提供给他们的,各种条件都是最低限度的。

蒲军伍:以前我们来的时候是包吃,老板都给你煮饭吃,买菜,买什么菜呢?就是买那个肉皮,肥肉皮来给你煮着吃,你想吃点瘦肉那些根本就不可能的,就炒一盘菜,这么一盘菜,五个人一盘围着吃,那个饭就是随你吃,随你吃饱,菜就相当少,下工之后一般就是在工地上,周边转一转,草坪上坐一坐,有小店有电视放着呢,到小店去看一下电视,其他的娱乐根本不可能的。

解说:进城农民工和城市其他阶层,有着明显区别,他们从事的基本上都是,城里人不愿意干的脏累苦的工作。

蔡禾:当大量的农民工进入低端以后,城市人的职业,就会向稍微好一点的职业上去,有些行业农民工是进不去的,它有保护性的,这样就是说还有,劳动力市场分割的话,让大量农民工因为他是农民,只能在这个市场上竞争,它很难进入别的市场里面竞争。

广东私企急速扩张 农民工一把辛酸泪

解说:珠三角的农民工通常都住在工厂的宿舍里,集体宿舍降低了他们的居住成本,同时也降低了他们提高工资的需求,而工厂更可以任意掌控他们的劳动时间。

魏伟(小小鸟打工者热线发起人):为了这份工作呢,有时候老板叫他加班他就加班,也不给他加班费,我了解有一些服装厂的工人,他们有的时候一天可能,工作要在十七八个小时,吃饭时间也就是一二十分钟,非常紧张。

刘微(农民工):1997年底我们刚毕业嘛,老师就带了我们一群人出来了,出来以后就把我们分在那里(东莞),刚开始说待遇很好的,后来到那里以后才发现,那个厂要求很严格,它就是每天上班时间特别长,从早上七八点钟上班,然后经常上到晚上一两点,两三点,第二天还要正常上班,它是包吃住的,但是它是要押两个月的工资。它也押了我们的身份证,我们自己后来想走也走不了了,我干了40多天的时候,就跟我两个同学一起出来了,还是偷偷走的,他不给我们辞工嘛,我们只有偷偷走,有一个女的干了半年,到最后一结算工资,她还要倒贴,后来她好像就听说是疯了,疯了以后她家里来人把她接走了,像我们走得早还好。

解说:按照《中国劳动法》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个小时,每周至少休息一日,但处于急速扩张时期的广东私营企业,却很少照此执行,农民工在这些工厂之间,做非此即彼的选择,却难以避免人身权利遭受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