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知侠的最后遗言:“要相信人民群众”

刘知侠的最后遗言:“要相信人民群众”

时间:2020-03-23 14:5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微观卫辉】要相信人民群众

  ——从刘知侠临终遗言谈学习知侠精神

   维华 凌海 文/图

  2018年,刘知侠先生诞辰100周年。为纪念这位卫辉籍著名作家,传承红色基因,卫辉市举办了一系列活动。8月30日—9月3日,全市各界20多位代表赴山东“重走知侠路”,实地感受知侠的革命经历和崇高精神。山东归来,知侠先生临终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要相信人民群众”,一直回响在耳边,挥之不去。

  时间定格在1991年9月3日。知侠参加山东省政协举办的关于东欧剧变一周年座谈会,他对世界局势的变化以及作为一个共产党人应有的态度,慷慨激昂,发表意见。当讲到“要相信群众”时,语调突然发生变化,一连说了三个“群众”之后,倒在了会场上。

  “密切联系群众”是从长期革命实践中得出的宝贵经验,是中国共产党的三大优良作风之一。刘知侠作为一名深深植根于人民群众之中有着坚定共产主义信念的老党员,相信群众,走群众路线,这是他发自肺腑的呼声,更是他矢志不渝的坚定党性的真实写照。

  为什么要相信人民群众?从知侠平凡而又伟大的一生中我们可以找到答案。

  知侠出生在一个地无一垄、家徒四壁的赤贫家庭。因缺衣少食,少年时期大部分时间跟随母亲在外祖母家度过。外祖母家也不宽裕,长到八九岁时,就去田野里放外祖母喂的两头猪。十岁那年,他的父亲在铁道班房找到了有低微收入的工作,一家人回到自己的家。为了度日,就随母亲和姐姐在地里拾粮食、挖野菜,和街上的孩子们到车站去捡煤。11岁那年,知侠的父亲调到焦作铁路上工作,知侠姐弟三人和母亲也去了焦作。就在这一年,知侠进了一所不用交学费的半工半读小学,从一年级读到四年级。他没有名字,老师给他起名叫刘兆麟。知侠最喜欢语文和绘画课,经常被学校选派到街上画墙壁宣传画。因为画的好,还得到了市政当局一件棉衣的奖励。

  小学毕业后,知侠以优异成绩考上河南省立第十二中学(今卫辉一中)。因交不起学费,父亲坚持让他到铁路上当学徒工,经小学校长李兰斋老师劝说,并负担了他的一切费用,知侠终于上了中学。在中学,知侠学习刻苦,爱好文学,经常到图书馆借阅鲁迅、茅盾、郭沫若的作品读。中学二年级时,知侠染上了伤寒,家里没钱治病,命悬一线之际,又是李老师伸出援手,帮他治好了病。可惜的是,知侠上完二年级,好心的李老师突然病故,知侠也随之辍学。

  艰难曲折的少年生活,使知侠及早就明白了很多道理。在知侠的心目中,养育他的父老乡亲,教育并资助他的老师,以及后来在艰苦的革命斗争中与他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太行山区、沂蒙山区成千上万普普通通的人民大众,都与他血肉相连,与他同呼吸,共命运。

  抗战时期,知侠经历了日寇对沂蒙山区的疯狂围剿。解放战争时期,知侠作为山东兵团《华东前线报》特派记者参加了举世闻名的淮海战役,亲历了60万蒋军主力陷入人民解放战争的汪洋大海被包围歼灭的全过程。知侠亲眼看到了人民群众自己不舍得吃,还要把口粮送给部队,把子女送上前线;看到了人民群众冒着枪林弹雨英勇支前,救治伤员,掩护革命战士。“文革”期间,他遭到迫害,又是人民群众把他藏起来,掩护他,帮助他,使他渡过难关。

  知侠作为人民大众中的一员,他了解人民群众的疾苦,知道人民群众朴素的思想,更懂得人民群众在历史进程中的伟大作用。

  怎样去相信人民群众?从知侠先生忘我工作,热情讴歌人民群众中我们可以找到答案。

  知侠只上了两年初中。但这两年中学生活,完成了他的文学启蒙。失学后,他读到了《水浒传》《三国演义》《红楼梦》等古典名著。到汲县(今卫辉)车站当学徒,又接触到了许多革命和进步文学书籍,为他后来毅然参加革命去为人民而抗争,拿起笔来为人民而创作,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他随父亲和铁路员工撤到黄河以南,又从郑州流落到武汉。目睹国民党的节节败退,面对身处水深火热的同胞,知侠不愿做流亡者、亡国奴。1938年初,知侠响应党的号召,奔赴陕北参加革命,被编入抗日军政大学六大队学习军事。是年冬,知侠随抗大一分校东迁至晋东南继续学习,毕业后留校任军事教员。在行军路上,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9年冬,抗大一分校奉命第二次东迁,至山东沂蒙山区,知侠被分配到文工团工作。在文工团工作期间,常常一手提枪,一手握笔;一面创作,一面与敌人斗争。在日寇围攻扫荡沂蒙山根据地时,他不顾个人安危,冲在最前面,组织指挥文工团员们胜利突围。

  1943年,滨海抗日根据地召开全省战斗英雄模范大会,知侠在会上结识了铁道游击队的英雄们,听了他们的战斗事迹,深受感动,决心把英雄们的故事写下来。为此,知侠曾两次通过敌人的封锁线,深入战地采访,和铁道游击队的队员们一起摸爬滚打。淮海战役中,尽管他是一名记者,但他和战士一样冲锋在前,哪里需要就会出现在哪里。在战斗间隙,尽管已是疲惫不堪,但他不忘收集素材,坚持写日记,记录下在战场上的所见所闻。

  解放后,知侠先后担任了济南市文协主任、山东省文联编创部长、秘书长、党组委员。尽管工作头绪多,事务繁杂,但他每天工作到深夜,常常忘记了吃饭,顾不上休息。这一时期,他创作了短篇小说《铺草》和著名的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1953年,知侠调上海作家协会,从事专业创作。其间,将短篇小说编成《铺草集》,创作了《铁道游击队的小队员们》。1959年,知侠当选山东省文联副主席,兼中国作家协会山东分会主席、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并担任《山东文学》杂志主编。创作出短篇小说《红嫂》和中篇小说《沂蒙山的故事》等,并汇集成《沂蒙故事集》。1979年,写成中篇小说《芳林嫂》。1985年,定居青岛后,以超人的毅力完成了40万字的长篇小说《沂蒙飞虎》,40万字的《知侠中短篇小说选》,20万字的《战地日记——淮海战役见闻录》。

  翻开知侠先生的作品,我们仿佛走进了那血与火的战争年代,仿佛走进了知侠的世界里。字里行间,一幕幕令人心跳加快的战斗场景,一幅幅令人扼腕垂泪的悲壮画面,一曲曲催人奋发向上的激情战歌,无不在昭示着知侠对人民群众的炽热情怀。

  知侠先生离开我们27年了。他给人们留下的除了他的作品之外,还留下了他的精神,他那无限忠于党,忠于人民,把一切都献给党的崇高精神。这种精神,从知侠先生的点滴生活中也能够映射出来:

  “文革”期间,知侠遭到迫害。挨批斗时,木棍、板凳腿劈头盖脸打下来。打的实在太狠了,他用手护住头说:“不要打我的头,我还要写作!”危急时刻,他想到的还是工作。

  知侠白天挨批斗,晚上被关在三楼上,下面有人站岗。他相信党终究会从弯路上走出来。为了能继续为党、为人民工作,他把床单用剃须刀悄悄的割开,结成绳子,系在窗户上,顺着跳了下来。在东躲西藏的日子里,他还念念不忘按时交党费。借了钱,跑几十里地,到邮局把党费寄给组织。至今,他的夫人刘真骅仍然遵照知侠先生生前的嘱咐:一定要按时交党费,一定要亲自交到组织上,稿费一定要拿出10%交党费。

  知侠一生清贫,即使在他有了地位,有了名气之后,依然如故。平时,家里生活很是拮据,但他却舍得把稿费、工资捐给群众。有一年腊月二十七,快要过年了,家里断了顿,没有面,更没有肉。正在一筹莫展之时,一帮农民来到了家里,给知侠送来了米面粮食和猪肉,还送来5000块钱。原来,知侠曾经给了一个闹饥荒的村子5000块钱,是人家还钱来了。知侠硬是不要,推来推去,没办法,最后只好留下500块钱,还把猪肉、粮食全部分给了邻居。

  知侠先生懂得感恩。他的夫人刘真骅曾经问过他:“文革期间你受了那么多委屈,你就不记恨党吗?”他说一点也不记恨。还教育他的夫人说,党就像母亲,孩子们多了,难免有照顾不周或者冤枉哪个孩子的时候,但她毕竟是自己的母亲,是你的至亲之人,你能记恨她吗?一个人要记住别人的好处,不能总是对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耿耿于怀。曾经资助过知侠的李兰斋老师有个女儿,解放后,知侠把她接到青岛念书,一直供应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知侠先生从不利用职权为个人谋福利,也不让家人沾他的光。他的夫人刘真骅现在是中国作协会员,在知侠生前已经是是有名的作家了。可是,因为知侠先生是省文联主席,刘真骅连省作协会员都不能加入。有一次,山东省作协开会研究新入会人员名单,已经定了刘真骅的名字。知侠来到会上后,硬是把她给去了下来。刘真骅知道后,很是生气:“我条件够了,为什么不行?”“我在这个位置上,你就是不行。”就这样硬生生把自己的夫人给挡在了省作协门外。

  ……

  知侠先生是一位作家,更是一名战士。他一生都在战斗,最后牺牲在了冲锋的路上,也因此经中央批准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今天,我们追思知侠先生,有着深刻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正如中央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陈铎所讲:

  “他的创作态度、思想品德、工作作风,他的精神永远是我们的榜样。他和他的作品永存世间,鼓舞我们不断奋斗,永远向前。不忘知侠,向他学习,这就是我们今天纪念他的意义所在。”